ï»?%@LANGUAGE="VBSCRIPT" CODEPAGE="65001"%>
 
  招商 融資
 
為架金橋獻棉力
 

 

          我1965年初進入南洋商業銀行,在香港從事銀行及金融業迄今已40多年,期間正值祖國由固步自封走向改革開放。在中華迅速崛起的歷史巨變中,我有幸追隨啟蒙領導莊世平董事長等前輩最早參與了香港金融界進入內地市場的實踐,爲引進外資、溝通兩地經貿關係架橋鋪路,做了一些開拓性工作:

  • 第一筆境外商業銀行貸款
  • 第一筆大型國際銀團貸款
  • 第一張中國資本銀行發行的信用卡
  • 第一家在中國境內開設的外資銀行分行
  • 第一家在中國開辦銀行小業主買樓分期付款業務
  • 第一次在中國舉行的國際MASTER卡全球年會
  • 第一次在中國舉行的國際VISA卡董事會
  • 第一家中國企業在香港H股上市
  • 第一家香港中資機構在香港購買自用辦公大樓
  • 最早組織中國銀行界高層管理人員到香港培訓考察
  • 最早組織和帶領香港銀行界高層人士旅行團到內地訪問
  • 第一家CEPA框架下在內地開設港資銀行分行

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中,我雖只是滄海一粟,但也在一個側面見證了歷史。我想記錄鮮爲人知的幾幕,讓人們更深切的感受到祖國的巨變以及巨變中的點點滴滴。

一、         在中國境內開設第一間外資銀行分行

      ——創業不易趣事多

改革開放決定設立深圳經濟特區,在擬定深圳經濟特區建設規劃中,我們南洋商業銀行莊世平董事長提出,經濟特區是外向型經濟,在特區規劃中應加入一條引進外資銀行,以幫助外商及協助特區政府解決資金緊缺的問題,並以此爲外資銀行進入中國開路。而南洋商業銀行願意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中央很快接納了莊老的建議,我則是南洋商業銀行其中一位擔負具體籌劃實施工作的成員。

當時的深圳特區還是一個邊陲小鎮,成立之初沒有多少像樣的房屋可用作外資機構的寫字樓。經過多次實地考察,我們看中了距離羅湖口岸不遠的華僑大廈一幢二層小樓的小賣部,面積大約300平方米。在和華僑大廈李基經理談租金時,他開價月租10萬元,我們說:“太貴了點吧?”他說:“那你們給個價吧!”我們試探著說:“2萬元行不行?”準備他再講價,沒想到話音剛落,他就爽快地答應了:“就2萬吧!”弄得我們不好意思!其實,深圳當時基本沒有什麽租金的概念,你說多少就是多少了。

1981年,南商爲了建設在深圳特區的第一座大廈——南洋大廈,莊老親自帶領我們頂著烈日驕陽,奔走於剛剛開始起步建設的經濟特區的路邊田頭,最後選中了交通較便利的羅湖區近鐵路穿孔橋旁的一塊農地。

1982年2月1日大廈奠基和南商分行開幕式同日舉行,我們邀請了200多位各界嘉賓,其中香港的客人就有100多位。他們中的不少人是第一次踏上深圳經濟特區的土地,由於當時兩地僅靠火車連接,我們還特地在香港破例包了二卡火車頭等箱接送他們往返,香港鐵路局認為是前所未有的創舉。酒會會場設在華僑大廈前面露天廣場,我們在籌備時看到,周圍都是農田和剛剛開始破土動工的工地,塵土飛揚。酒會前一天天氣預報還說明天會刮大風,如果不解決塵土的問題,食品飲料一會兒就佈滿灰塵,到時會非常狼狽。我們急中生智,與深圳特區政府有關部門聯絡,請求他們派消防噴水車噴水除塵。有關部門雖然表示在沒有發生火警的情況下派出消防車是不符合消防規定的,但是爲了協助我們辦好這件大事,可以通融解決。結果,在奠基儀式和舉行酒會當天一清早,深圳特區的消防車果然在酒會會場和周邊地方噴水除塵,這個土辦法的效果還真不錯。酒會儀式舉行時,會場雖然簡陋,也不時刮起一陣陣大風,而且十分寒冷,但特區的藍天白雲使嘉賓們感受到了清新和活力。

儀式後的中午宴會設在華僑大廈餐廳,宴開20多席。這間酒店餐廳開辦以來從未辦過如此大型的宴會,而且剛裝修完工,尚未對外正式營業,因此接受我們的建議,專門從廣州請來廚師,可惜廚房設備不夠,廣州來的廚師們又不熟悉那裏的廚具和環境,上菜速度很慢,以致這頓飯從上午11時半一直吃到了下午3時半。可能是由於天氣冷上菜慢而只能飲酒的原因,竟有30多位客人當場醉倒了。儘管如此,嘉賓們情緒都很高漲,並不在意菜上得慢,聊得很開心,對即將騰飛的深圳滿懷新的期待,留下一個難以磨滅的美好回憶。

經過大量艱苦細緻的籌備工作,南商深圳分行正式開業,成爲改革開放後外資銀行在中國境內開設的第一家分行。在莊老積極推動和南商同事的努力以及深圳特區政府有關部門的支援下,南商深圳分行業務從無到有不斷擴大,同時,我們還以此爲平臺,協助內地制定、試行和完善深圳特區銀行管理條例,逐步形成了經濟特區及開放城市銀行的管理體制,為中國制訂商業銀行法打下基礎,也爲以後大量外資銀行進入中國起到了探索和鋪路的作用。

二、         爲中國籌組第一筆大型國際銀團貸款

——摸索中火爆登場

1985年,上海市政府計劃興建上海靜安希爾頓酒店,向南商提出貸款一億美元,這在當時是全國最大的一筆貸款要求,南商的領導層認爲難度很大:自己獨立完成沒有這個實力;而要牽頭籌組銀團貸款也缺乏號召力;而且最難的還是沒有組織大型銀團貸款的經驗和人才。

我當時主管銀行的信貸業務,個人認爲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首先,上海確實有這個需要,上海僅有錦江飯店、和平飯店兩間像樣的涉外酒店,經常客滿,高檔酒店供不應求,隨著上海的發展,高級酒店的需求量將會更大,而且其中一個股東國際希爾頓集團有廣泛的國際營銷網絡,可以保證客源,同時,希爾頓的管理水平也是可以信賴的,酒店建成後經濟效益應當沒有問題。這個專案既可以成爲上海招商引資的突破口,又可以成爲南商學習籌組銀團貸款的突破口。於是,我向領導建議,可考慮爲這個專案籌組國際銀團貸款。

我的建議得到莊老和總經理室的支援,並決定由我負責具體的籌組工作。我決定由南商當牽頭行,邀請兄弟行交通銀行和曾在北京做過較小型涉外酒店建國飯店銀團貸款的北歐銀行作副牽頭行。同時我們作出初步組織銀團的構思,也請二家副牽頭銀行提出方案,確有“偷師”的用意。經過共同探討制定方案,同時,請何耀棣律師行的何美歡律師爲我們解釋有關組織銀團貸款的法律條文,邊學習,邊籌組。當時,對於組織大型國際銀團貸款,不但我們沒有經驗,上海方面也沒有什麽明白人,那時上海的有關律師,老一輩的,不懂得當代法律;新一輩的更從未見過這些法律文件。送過去的法律文件沒有人看得明白。於是,我們請律師樓將一大摞的英文法律文本全部翻譯成中文,還派員專程到上海,向有關單位一條條進行具體的解釋,協助他們瞭解相關文件。幾經周折,終於發佈了由南商牽頭,爲上海靜安希爾頓酒店籌組國際銀團貸款的消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是,這一新聞發佈後發生了轟動效應。包括美國、加拿大、日本、法國、英國、德國、澳大利亞和本港等來自世界各地63家銀行要求參加。那些天,我們應接不暇,一些過去對南商不屑一顧的外資大銀行其高層專程親自來行拜訪、表現十分懇切,而在過去,我們要約見他們香港分行的部門經理都不容易,許多銀行表示:“能分到多少份額不重要,主要是我們想參加。”

            
南商瞬間身價倍增了,我們覺得非常振奮。我問一位來訪的外資大銀行負責人,爲什麽會對這筆貸款有如此大的興趣。他回答說:“我們主要是對中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有信心,中國這個大市場正在開放,商機無限,我們很有興趣進入中國市場,但找不到門,希望通過你們帶我們進去。”——這位國際大銀行家道出了此次國際銀團貸款火爆的原因。中國的改革開放已經開始吸引全世界的目光,有遠見的國際銀行家已留意到,今後的世界經濟亮點就在中國,這增強我們對改革開放和發展內地業務的信心以及扮演中國業務專家的決心,這筆銀團貸款籌備火爆,不是南商身價倍增,而是我們的祖國今非昔比,舉足輕重了!我更加感到,香港中資銀行處於這樣一個大變革需要內外溝通的特殊位置和有利條件,我們責任更加重大!

             
為照顧廣泛參與,我們最後邀請來自不同國家的15家國際大銀行參加組成一個真正的國際性銀團,貸款總額一億美元,成為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組成的第一宗大型國際銀團貸款,保證全國第1家五星級的上海靜安希爾頓酒店順利建成。

三、         首次在中國召開國際信用卡全球會議

——喜看人民大會堂迎新客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中國改革開放事業的發展開始引起了國際金融界一些有識之士的關注。1985年春夏之交的一個早晨,我接到VISA 信用卡國際組織的一位董事從新加坡打來的電話,說他們幾位董事今天吃早餐時一起議論,正在考慮動議下年度董事會的開會地點,由原訂歐洲移師中國北京舉行,但不知道北京是否願意接待,又具不具備接待的條件,希望我代爲聯繫。他同時強調,由於此事必須在當天晚上最後一次會議上敲定,所以,要求我如有可能一定要在下午給予答復。我聽了,腦袋一陣熱又一陣緊:這可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VISA佔據全球信用卡40% 以上的市場份額,以往他們從未將中國放在眼中,今天主動來敲我們的大門了,把他們迎進來對於加強與國際銀行友好合作和促進國內信用卡市場的發展將起到重大作用,一定不能放過這個機會,但是他們的時間要求那麼急,難度也實在太大了。來不及有更多的考慮,我首先將此事向莊老作了彙報,他非常重視,立即親自打電話向中國銀行總行領導請示,並指示我即時聯繫。我想,要吸引這些國際著名銀行家,必須解決他們的開會地點和食宿問題,讓他們滿意,讓他們覺得非來不可。我想到了一位非常有魄力,辦事果敢的朋友——國家旅遊局的喬加欽副局長,請他幫忙。接通電話後,我先強調了此事的重大意義,然後提出一定要按最高標準安排。他把皮球踢給我,問:“你認爲安排在哪里合適”。我大著膽子往高裏講,說:“開會安排在人民大會堂;住宿安排在釣魚臺國賓館。”話一出口,我自己都心驚:這或許太高了吧!在當時,釣魚臺國賓館是國家領導人接待國家貴賓的地方,並不接待外國團隊;人民大會堂也從未聽說過出租召開國際商業性會議。對方回答:“你也真敢想呀!這可是前所未有的啊!”但他畢竟是有眼光有魄力的領導人,接下來又說:“不過,既然是關係這樣重大的會議和人物,我儘量想辦法吧!”這位喬老爺(我們對他的尊稱)很不簡單,真的在當天下午就回了電話,說有關部門同意接待這個會議,會場安排在人民大會堂;住宿安排在釣魚臺,完全滿足了我的要求。當時我高興得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與此同時,中國銀行總行也及時表示,歡迎VISA國際組織到中國來開董事會,並會全力協助。

VISA國際組織擬到中國來開下年度董事會的消息傳出後,另一家佔據全球四分之一份額的國際頂級的信用卡 組織萬事達卡國際組織(MASTER)也向我提出下年度到北京開全球年會,並且規格更高,邀請了英國前首相希思作演講,要求我代安排。經過努力,也同樣得到了北京的同意。兩個會議1986年3月先後在北京召開,世界各地不少著名的銀行家和政要出席了會議,其中絕大部分出席的銀行家是第一次來到中國。國家領導人和各專業銀行的負責人接見了與會者,進行了友好的溝通和交流。兩次會議的成功舉行,對中國發展信用卡業務和加強與國際金融巨頭的聯繫起了積極作用。

回憶以往的點滴,“崢嶸歲月稠”,伴隨著祖國和香港的飛速發展,值得記錄的,有意義的事情太多,僅能以皮言隻語舒發我們對祖國的敬意和祝福。我們正處在中國歷史上最好的發展時期,特別是我所從事的金融行業,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規模成長、進步,不斷融入全球金融市場,但我深感中國的金融業軟實力與世界相比,仍然有相當大的差距,而香港作爲亞太地區最重要的國際金融中心,在促進內地金融業的發展中仍然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我們應當繼續努力,以自己微薄的能力爲這個輝煌的事業添磚加瓦,架橋鋪路!

    (吳連烽先生原任南洋商業銀行副總經理,現爲香港寶峰金融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上文由吳連烽先生口述,陳其暉筆錄 )

 ç™¼å¸ƒæ™‚間: 2009/12/15 下午 12:24:31